非暴力X正念溝通——肯定「領導者」角色:喚醒生命、不怕承擔、實踐正念

非暴力X正念溝通——肯定「領導者」角色:喚醒生命、不怕承擔、實踐正念
文:張仕娟| 2017-12-20


(​圖:Pixabay)​
早前,與五個非牟利機構(NGO)聚首一堂分享心得。在交流期間,他們邀請我帶領一場「非暴力X正念溝通」工作坊,以幫助他們面對內部的溝通問題。接下邀請後,我感到壓力,處理一個機構已不容易,還要五個機構同場!感恩眾人的幫忙,集思廣益,工作坊順利且圓滿,各人都有所發現與啟發,而我相信自己是最大的收穫者,因為在這過程中,我看到和肯定了自己的「領導者」角色!

預備工作坊時,我思索NGO的核心成員怎樣看待自己在機構中的角色。我們怎樣看待自己,便會有怎樣表現和行動,所以清楚自己的角色是很重要的。非暴力溝通的培訓中,一開首便會練習「記起」(Remembering),沉思「我為甚麼在這裏?來這裏的目的?」這有助釐清自己在機構中的角色。這次經驗,我發現了一些很有趣的現象,原來領導著各項計劃的人卻覺得自己不是「領導者」,自己與「領導者」與沾不上關係,認為自己只是一個平凡人。然而,古倫神父[1]在他的《領導就是喚醒生命》中,劈頭就說:「凡是必須處理人際關係的人,就同時身兼『領導者』與『被領導者』的角色。」當頭棒喝!我從來都沒有視自己為「領導者」,縱使自己擔當著母親、老師的角色,置身在人際關係之中,一直以來也不斷開創和領導著不少項目、計劃和團體。

我沉思良久,我對「領導者」有何信念?為何我會抗拒?不肯承認?非暴力溝通是以需要為基礎,這種意識告訴我,這樣做的背後都是在滿足我內在的渴望、價值和需要。探索之下,我發現我對「領導者」賦予很多的解釋,領導代表眾多責任、承擔和要求,因此領導會帶來很多壓力;領導代表權力,有高低之分,我害怕因著權力不平等,身份有高下,與人關係疏離而導致孤單;領導者該是伶牙俐齒,雄辯滔滔,思路敏捷,才思過人,反應敏捷的人才能擔當,我認為自己沒有這方面的能力。因此,我從不認為自己是「領導者」。我定義自己是修習者,我做好自己便好了。這樣定位身份,保護了我,滿足了我對空間、安全、與人連結、放鬆的需要。可是,過去我沒有意識、承認和肯定「領導者」這角色,讓我付出了不少代價。因為怕承擔,我失卻了成長機會;因為覺得領導不屬我份兒,故對很多人事物不過問、不感興趣;因為不相信自己,於是限制和縮小了自己,不敢讓自己的美好素質自然呈現。這樣做,原來會對他人帶來負面影響,影響人際關係。作家瑪麗安.威廉森(Marianne Williamson)說:「我們最大的恐懼不是我們不夠完美,我們最大的恐懼是我們無比強大⋯⋯你的小心翼翼幫不了這個世界。縮小自己,周圍的人在你身邊會覺得不自在⋯⋯我們讓自己的光芒閃過,無意中我們也允許了他人散發光芒。一旦我們從自我的恐懼中解脫出來,我們的存在,也會讓他人得到解放。」於是,我邀請自己正視自身的「領導者」角色,學習怎樣成為「領導者」。

希望您喜歡我們的文章,歡迎 按此捐款,支持佛門網,繼續為大家提供精采的內容。

古倫神父說「要領導別人的人,必須先學會領導自己⋯⋯必須先學會正確處理自己的想法、感受、需求和熱情。必須從最根本處剖析自己的想法和感受。」他列舉了領導者須具備十項人格特質,首五項是:

—、經驗豐富—領導者要有敏銳的鑑賞力和感受,有能力看出事物的真實面。
二、成熟的人格—領導者要保持客觀清醒,對人事物能作出正確的評價,不被情緒左右。

三、淡泊簡樸

四、謙卑—領導者要有勇氣檢視和走進自己的人性的陰暗面,能夠接納自己的脆弱和多變。

五、不激動—領導者必須有能力平靜下來。他說:「無法平靜下來的人,常會被自己思想中的噪音主導,常被內心不同的情緒左右、撕扯。」又說:「力量來自於平靜!」

我感到驚喜萬分,上述幾點所說的,不就是我日常生活的修習嗎?生活中實踐正念與非暴力溝通原來就是在培育領導者的重要素質!修習,就是走在領導之路上!重要的是我們要看見、承認和肯定自己就是「領導者」,如此我們才能讓自己光芒閃耀,藉此幫助他人散發光芒!

你也許只想追求成為一位成功的管理者,對正念或非暴力溝通修習沒甚麼興趣,然而,最終成功的管理,還是要回歸到我們自己的內在,了解自己,認識自己,面對自己和接納自己。

[1] 古倫神父(Anselm Grun),出生於1945年,德國聖本篤修道院的理家神父。神父以「聖本篤價值精神」為主軸,教授「生命力領導」課程。課程深受德國各大企業—BMW、BOSCH、SIEMENS等經理人與團體領導者歡迎,每年講座過百場,每場人數過千。學員必須提前一年報讀。神父的作品有三百多種,銷量超過一千五百多萬冊,翻譯成三十多個語言。